文章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媒体文章

>>

经济增长处处有“陷阱”

作者:郭峰    发布:2014-03-04 10:52    浏览: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郭峰

目前,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两会”都已召开,全国的“两会”也在举行,根据媒体的整理,全国31个省市中,绝大多数省份都调低了2014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这与近来经济学家对2014年的经济形势普遍忧虑是非常吻合的。在这一形势下,关于我国经济增长是否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讨论再次升温。目前,我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已经由改革开放之初的150美元增加到6700多美元,成功跻身中等收入国家行列

“中等收入陷阱”是由世界银行在2007年提出的一个概念。在此之前,学术界对此现象的讨论并不多。但2007年之后,关于“中等收入陷阱”的研究和讨论已经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所谓 “中等收入陷阱”是指当一个国家的人均收入达到中等水平后,由于不能顺利实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导致经济增长动力不足,最终出现经济停滞的一种状态。

许多国家在成为中等收入国家以后,增长速度明显下降,陷入了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如巴西、阿根廷、墨西哥、智利、马来西亚等,在20世纪70年代均进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行列,但直到2007年,这些国家仍然挣扎在人均国内生产总值3000美元至5000美元的发展阶段,并且看不到经济增长的动力和希望。相对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国家数量而言,只有少数国家和地区成功跨越了“中等收入陷阱”,并且这些国家或地区大多集中在东亚,如日本、韩国、新加坡、中国台湾和中国香港等。这些国家和地区用了30-40年的时间完成了由低收入向高收入经济体的过渡。

然而,当我们把视角拉得更长时,其实我们就会发现,持续的经济增长从来就是一个很偶然、很困难的现象。成功实现持续快速经济增长的经济体一直以来都是凤毛麟角,而大多数经济体则长时期陷入经济停滞。在工业革命的早期,只有英国等少数国家率先实现持续经济增长,而其他大部分国家则成为这些国家的殖民地。而在二战之后的超赶型经济增长中,也只有东亚少数几个国家或地区脱颖而出,实现对西方发达经济国家的超赶,其他国家则更多地陷入所谓中等收入陷阱(拉美)或低收入陷阱(非洲)。而在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前计划经济体当中,成功实现持续经济增长的国家仅中国等少数国家,其他大多数前计划经济国家则出现持续的经济停滞,甚至政治动荡。

换言之,经济增长处处是“陷阱”,不仅存在“中等收入陷阱”,还会存在“低收入陷阱”,“高收入陷阱”,等等。只有满足一系列的前提条件,持续的经济增长才可能出现。对导致国家富强的前提条件的研究,始终是经济学的一个中心话题。然而让经济学家窝火的是,任何一个学者开列出让国家富强的条件清单后,就有其他学者可以提出反例。当然,这也许是好事,意味着作为经济学者,我们仍可以继续开列自己的清单。而关于确保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政策清单,争议更大。

改革开放以来,尽管伴随着诸多问题,例如经济运行的“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但是中国依然实现了持续的快速经济增长。这让中国获得在全球经济中举足轻重地位的同时,也给西方发达国家主导的经济秩序和西方舶来的现代主流经济学理论,带来很大“冲击”。以至于有人认为任何不能将中国经济持续增长的原因进行“理性化”解释的理论,都是不完备的,有缺陷的。

通过阅读文献,可以发现在1990年度初在我国曾经有一很火爆的学科叫“转轨经济学”。讲述的逻辑和故事当然是中国如何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然而,风水轮流转,二十年后在中国非常火爆的一个词是“中国模式”,尽管从各方面讲,中国向现代基于法治和民主的“良序市场经济”的转型还远未完成。

将一个半统制、半市场的经济转型的中间状态称为“中国模式”并不仅仅是一些中国学者的“理论自信”,而是有现实国策启示意义的。目前来看,无论是从需求面还是供给面分析,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减缓都已经是一个大概率事件。然而,如果承认中国的经济社会转型已经成功,成为一种“模式”,那么在经济增长放缓时,就可以继续依赖我们过去数十载行之有效的一些手段来“保增长”。而如果不承认我国的经济体制已经成为“模式”,而是认为仍有很多改革工作要作,那么面对经济增长的放缓,就更能以平常心看待,也就更容易得出要进一步深化市场化导向改革的结论。

总结而言,所谓 “中等收入陷阱”实际上反映的是一个经济体很难维持一个长期高速增长。一个国家增长到一定水平之后,经济增速必然会下降。特别是中国,在经历了“超常”经济增长之后,回归常态理所当然。经济增速的放缓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们可能做出错误的反应。如果将经济增长的放缓视为落入“陷阱”,惶恐不安,而继续采取传统的刺激手段,例如对出口和投资的一味依赖,则可能对经济长期发展反而是有害的。我们必须以平常心对待我国跨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适应经济增速的适当放缓,转变政府职能,不再一味依赖传统手段刺激经济增长。

——发表于2014年3月4日《腾讯财经·评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