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媒体文章

>>

我们现在真正的短板

作者:张斌    发布:2020-01-22 09:31    浏览:

  在当前经济形势下,逆周期政策不可或缺。

  我们知道,宏观经济政策有三类:第一类是结构类政策,目的是让经济结构好转,资源配置优化,提高潜在增长速度;第二类是宏观经济稳定政策或者叫做逆周期政策,目的是尽量保证增长速度贴近潜在增长速度,保障充分就业,保障资源得到充分利用;第三类是收入分配政策。这三类有不同政策目标,政策手段也不一样。

  政府扩张支出、货币政策放松,都属于第二类逆周期政策。社会上对这类政策有一定的抵触,认为这类政策会带来很多负面效果。我们需不需要逆周期的刺激类政策?当我们采取逆周期政策时究竟保障的是谁,对谁有利?

  逆周期政策的目标不是保增长速度,是保持温和的通胀水平,这个通胀水平不是CPI,是更充分反映普遍价格变化的核心CPI。逆周期政策在实现温和通胀水平的同时也会影响到经济增长速度,让经济贴近潜在经济增长速度。

  核心CPI对于企业的日常经营活动至关重要,核心CPI太低,企业卖出去的商品和服务价格低迷,企业盈利、工人工资、政府税收都会有问题。国际上普遍认为,2%-3%之间的温和通胀是最优的。但是如果通胀率太低,大企业可能还会幸存,大量小企业必然倒闭。目前头部大企业经营情况比较好,但小微民营企业状况没有那么好,很多处于生死边缘。采取逆周期政策,实现温和的通胀,保的是小微企业,小微企业是在生死边缘,物价水平高一点,企业收入好一点,很多小企业就活下去了,银行也敢给他们发放贷款。物价水平如果再低,卖的商品价格如果再低,会有更多小微企业破产,企业贷款会更难。

  我们需要降低利率、扩大财政支出来带动总需求的提高。这个过程中,有观点认为,发出去的钱没有去实体经济部门,去了房地产。这个说法不准确。大家想象一下,降低利率以后,贷款利息更便宜了,我有能力贷款500万买了一套房。对全社会来说,通过贷款创造存款,全社会增加了500万的存款,银行把这500万贷给房地产开发商,房地产开发商拿到钱以后转账给上下游企业,缴税给政府,发工资给员工,发红利给股东。上下游企业、政府、员工和股东拿到钱以后又会支出给其他部门,这500万流向千家万户,成为千家万户的购买力。所以,不能说贷款买了房子钱没有进入实体经济部门,它会提高全社会的购买力,不仅是对房子的购买力,也有对其他各种商品和服务的购买力。

  过去采取的逆周期政策,或者叫刺激政策有很多值得反思和改进的地方,但是我们不要对这种类型政策污名化,不要说放松货币就是大水漫灌,不要说增加财政支出就是国进民退。现在核心通胀持续下降,经济持续减速,两个现象放在一起说明经济面临需求不足挑战。通过逆周期政策提高总需求和物价水平很有必要,特别是对小微民营企业有真正的帮助。

  结构性改革政策也不能少。我们应该往改善结构这个方向努力,但是需要看到结构改革政策取得进展非常困难,短期内也不能取得太大进展。不能把宝都押在结构性改革政策上,不能说结构性改革搞好了就一切搞好了。结构性改革政策和逆周期政策之间不矛盾。结构变化是个结果,其中需要政府的政策调整,也有企业和居民在其中不断地发挥作用。

  事实上,我们的企业天天都在努力做结构调整,居民部门也在不断调整适应新环境,我们把总需求管理做好了,给企业更多的经营机会,给居民更多的就业机会,这本身对结构调整也有帮助。

  当然,我们希望有既能够改善结构,又能提高总需求水平的政策。当前也确实存在这样的政策工具和空间。

  如果把中国与发达国家历史上的类似发展阶段作对比,我们的短板是过低的城市化率。我们有大量的农民工进城难,进城安不了家。这不仅是公平问题,这也关系到可持续增长和工业升级。城市化滞后会拖累工业化的进步,这两个是一体的。工业化、工业升级做得再好,那只是供给,没有现代化的城市居民,没有现代化的生活方式,就没有持续的需求扩展,工业化将难以持续升级。一定要看到,我们现在真正的、最大的短板是城市化率太低,尤其是大城市对普通民众的门槛太高。

  城市化进程的一个重要制约是房价太贵,尤其是大城市的房价太贵,把大量普遍收入阶层拒之门外。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中心城区房价和发达国家中心城市房价相比也不算贵。区别在于其他国家普通收入阶层有能力在市中心10-20公里外的郊区买房,能在大城市安居,但在中国的大都市做不到。大都市市郊房价还是很贵。

  太贵的原因主要是居住用地供应严重不足,光是地价就占了房价的六七成,房价怎么可能不贵。是因为市郊没有土地吗?并非如此,市郊有大量的工业、农业用地,非常浪费地摆在那里难以充分发挥作用。市郊的交通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配套还严重跟不上。

  改善大都市圈的土地供应政策,增加大都市圈的基建和公共服务,让更多普通收入阶层有机会走进大都市圈生活,我想这无论是从中长期的效率角度看,还是短期内对抗经济不景气的角度看,都是合意的政策选择。


作者张斌系CF40高级研究员,SFI监事,本文系作者在博智宏观论坛上发表的演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