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搜索

您的位置>>

主页

>>

媒体文章

>>

人民币原油期货跻身世界前三,这背后是十七年的艰辛探索

作者:姜洋    发布:2018-11-27 09:49    浏览:

从无到有、从无序到有序的中国期货市场

  国外的期货市场是在自由资本市场上自发产生的,而中国期货市场是在政府的直接推动下建立和发展起来的。过去我们实行计划经济,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向国外学习,依托国情,在政府的直接推动下探索建立了中国期货市场。

  孕育与研究

  早在改革开放之前,甚至文革当中,中国的企业就在做期货,只是那时是在境外做期货。而这与陈云同志早年亲自改写的一份文件有莫大的关系。

  1973年,陈云同志曾亲自修改当时外经贸部上报国务院的一份关于期货市场的汇报稿。这份手稿后来被收集到《陈云选集》第三卷中。从中我们可以看到陈云同志对期货市场的五点看法:在国际贸易中可以利用期货市场;期货市场具有定价和套期保值功能;不能用期货搞投机;要认真研究期货交易所的机制,好的方面可为我所用;不能进行场外交易。就是在这次批示之后,我国的国有外贸公司开始在境外做矿产品和棉花、白糖等农产品的套期保值。

  1985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到现代期货发源地——芝加哥商业交易所进行访问。国家主席亲自拜访一个期货交易所,这绝对是有象征意义的,表露出我国政府在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对市场的具体形式的关注。

  1988年,李鹏总理在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要探索期货交易。之前,由于中国释放出改革开放的强烈信号,全世界的华人华侨都向中国的领导人建言献策。我国领导人在广泛听取意见建议的基础上,批示有关部门成立专班研究论证建立期货市场的可行性。报告研究提出试办农产品期货市场的方案。

  试点探索

  经过了孕育与研究阶段,中国期货市场终于迈出了历史性的第一步。1990年7月,国务院批转《商业部等八部门关于试办郑州粮食批发市场报告的通知》,通知提到,“具体交易价格通过市场公开竞争形成”,“允许远期合同在场内转让”。当年10月,郑州粮食批发市场正式开业,它是我国第一个拥有期货交易品种的市场,但还没称作期货交易所。

  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在“南巡讲话”中指出,对于证券股票这些东西,“允许看,但要坚决地试”。这打破了当时人们思想上的桎梏。李鹏总理在当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到,“发展批发市场和期货市场”。政府的支持赋予了开拓者的勇气。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后,全国各地期货交易市场如雨后春笋般涌出。尽管当时发展中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些开拓者对中国期货市场今日的发展成就功不可没。

  清理整顿

  由于“大干快上”,国内期货交易所才一年多时间就达到50多家,期货经纪公司300多家,期货兼营机构2000多家。各地一哄而起办期货市场暴露出一系列问题:交易品种严重重复、严重过度投机、市场操纵频发;期货经营机构运作不规范,无法可依,管理混乱;盲目发展境外期货,地下交易盛行,经济纠纷和社会问题频发。当时的情况用十二个字总结就是:“无序发展、无法可依、无人监管”。因此从1993年开始,我国开始了对期货市场的第一轮清理整顿。

  1993年11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坚决制止期货市场盲目发展的通知》,明确了“规范起步,加强立法,一切经过试验和严格控制”的原则,标志着第一轮清理整顿的开始。

  十四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严格规范少数商品期货市场试点。

  1995年6月李鹏同志讲话提到,“期货,最突出的是投机过度,期货价格炒的过高,并且对现货市场产生了连带影响。......只留几个小品种继续试验”。这也是为什么在2004年之前或者说本世纪初我国只有少数几个期货品种的原因。

  1995年和1997年,期货市场发生了两件大事。1995年2月23日,327国债期货事件,万国证券整顿,并入申银证券,改名申银万国证券,金融期货停止交易。1997年,湖南株洲冶炼厂在伦敦金属交易所进行锌期货交易时发生巨额亏损,亏损金额达14.6亿元。这件发生在境外期货交易市场的事件后来被称为“株冶期货风险事件”。这两件事导致期货市场的“坏名声”经久不散。

  此后国家逐渐强化对期货市场的规范和整顿。1998年8月,国务院发布了《关于进一步整顿和规范期货市场的通知》,坚持“继续试点,加强监管,依法规范,防范风险”的原则,正式拉开了第二轮清理整顿的序幕。

  1999年6月,国务院颁布《期货交易管理暂行条例》,它标志着期货市场终于从“无法运行”阶段进入“有法运行”阶段。这是期货市场发展的一个标志性的法规。至此,中国期货市场监管机构明确为中国证监会。

  由中国证监会集中统一监管期货市场,全国各地的期货交易所经过整顿和撤并,由50多家逐步减少,最终仅剩三家——上海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和大连商品交易所(直至2006年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成立,成为全国第4家期货交易所)。期货交易所也作为证监会的会管单位纳入系统管理。

  对期货交易的规则也进行了调整,停止了大量品种的交易,并提高了部分保留品种的交易保证金比例。最终有交易的只有上海期货交易所的铜和铝,郑州商品交易所的小麦和大连商品交易所的大豆四个期货交易品种。但郑商所把小麦分成了强筋小麦和硬小麦,大商所把大豆分成大豆一号和大豆二号,所以实际有交易量的不止4个。另外还有几个保留的品种,如天然橡胶、早籼稻、绿豆等,但由于提高了保证金比例,实际上停止了交易。

  规范发展

  经过两轮清理整顿,我国期货市场从2000年开始进入规范发展阶段。2003年10月,十六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要稳步发展期货市场。从2004年开始,每年的中央一号文件都提到要发展期货市场。2004年的老“国九条”中提到,“在严格控制风险的前提下,逐步推出为大宗商品生产者和消费者提供发现价格和套期保值功能的商品期货品种,研究开发与股票和债券相关的新品种及其衍生品。”这句话有两个层次,第一,对大宗商品期货要逐步推出,为实体经济服务,第二,对金融期货要研究推出。商品期货在前,金融期货在后。

  借着这股东风,2004年,保留的三家期货交易所各推出了一个品种。上海期货交易所推出的是燃料油期货——石油期货的第一个品种。当时上期所的考虑是,先从燃料油期货起步,积累经验,创造条件,逐步推出原油等其他石油期货。

  实际上,石油的概念很大,里面包含原油、柴油、汽油、煤油、燃料油、沥青等很多产品,原油是其中最大、最基础的一种。燃料油期货上市后,运行很好,在当时的情况下为实体经济服务的效果明显,这促进了交易所和各方推动原油期货上市的信心和决心。

  但原油期货设计中最大的问题是国内原油现货市场高度集中,“三桶油”占据着主导地位。而在高度集中的现货市场基础上是无法开展期货交易的,只有在市场化程度比较高的市场才可以。因此,原油期货市场建设从一开始就定位为国际化市场,向全球开放,让全球众多的原油生产商、贸易商、金融机构、对冲基金进来,这样市场各方才能达到一种平衡,市场才不易被操纵,运行才能健康。

  1999年《条例》的基础上,国家分别于2007年、2012年两次对《条例》进行修改。2012年第四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明确提出要稳妥推出原油等大宗商品期货品种的要求。同年修改《条例》,对限制外国人参与原油期货交易的规定做了删除,允许外国人参与境内特定期货品种交易。这就为国际化原油期货上市,也为以后的铁矿石等大宗商品期货的国际化打开了大门。2015年本已准备挂牌交易的原油期货,因当年的股市异常波动而延后。2018年3月26日开锣交易的原油期货实际上延后了2年多。原油期货上市意义重大,影响深远,可谓是改革开放的又一个里程碑,而这个里程碑的基础制度安排是在2012年就设下的。

  创新发展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期货市场进入创新发展阶段。2013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大连商品交易所,寄语“要脚踏实地,大胆探索,努力走出一条成功之路”,这对期货市场的建设者、参与者和监管者都是一个巨大的鼓舞和鞭策。期货市场改革开放迈开了大步。

  2014年新“国九条”发布,关于期货市场内容的表述大幅增加,明确提出要发展商品期货市场,建设金融期货市场。

  在党中央国务院的坚强领导下,期货市场创新加快,上市产品数量比党的十八大之前翻了一番。金融期货获得大发展,股指期货品种体系进一步完善,国债期货市场也已起步。场内期权实现“零”的突破,上证50ETF期权,豆粕、白糖期货期权先后上市。战略性大宗商品期货品种推出,铁矿石期货已经上市,原油期货上市在即。期货市场对外开放加速。期货市场成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期货市场发展进入了新时代。

改变“我的原油 他的定价”

  从2001年上海期货交易所开始研究论证开展石油期货交易算起,我国原油期货的推出历时17年。

  中国原油期货上市历程:

  2001年,上海期货交易所开始研究论证开展石油期货交易。

  2004年,市场化程度最高的燃料油期货上市。此后,上期所、郑商所、大商所先后上市了PTA、LLDPE、PVC、甲醇、沥青、PP等石油化工产业链相关期货品种。

  2012年修改《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允许境外投资者参与境内特定品种的期货交易(原油等)

  2014年,国务院批复同意国际平台原油期货交易。

  2017年,证监会批准上期所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的章程规则。

  2018年2月9日,证监会发布会:原油期货将于3月26日挂牌交易。进入“倒计时”。

  原油作为全球最重要的战略性商品和最大的商品期货品种,我国推出以人民币计价的原油期货具有深远的意义:

  其一,方便我国广大企业利用本土原油期货市场套期保值管理风险,同时把宝贵的投资者资源留在本土。

  其二,现有国际原油定价体系未充分反映中国及亚洲市场供求关系,上海期货交易所原油期货市场的建立可以弥补这一缺口,建立以中国及亚洲市场供求关系为基础的原油定价基准;

  其三,方便我国投资者用人民币交易,同时兼顾国际投资者需求。人民币做计价和结算货币,外币做保证金,有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进程;

  其四,做商品期货对外开放的探路者。大宗商品交易具有“一价定律”,因此商品期货市场对外开放更加紧迫。原油期货在开放路径、税收管理、外汇管理、保税交割及跨境监管合作等方面积累的经验可逐步拓展到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其他成熟期货品种,进而推动我国商品期货市场的全面开放。


本文基于SFI顾问,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创始成员、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副主席姜洋在2018年2月11日于“中国金融四十人看四十年”系列讲座第2期 “中国期货市场历史回顾与前瞻”上所做的演讲整理而成。